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

應該不少人看了《愛樂之城》,你喜歡嗎?

2017-02-14  點擊:





先是《愛樂之城》以橫掃金球獎的姿態拿下七項大獎,打破了 1975 年《飛躍瘋人院》以及 1978 年《午夜快車》六項紀錄。同時,《愛樂之城》以14項入圍第89屆奧斯卡提名名單,領跑奧斯卡,追平了《泰坦尼克號》的入圍紀錄,成為了奧斯卡一個大熱門。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導演沙澤勒憑借2014年執導的《爆裂鼓手》在圣丹斯電影節突圍,并且最后斬獲奧斯卡三項大獎(包括J.K.西蒙斯的最佳男配角獎項),一躍成為好萊塢炙手可熱的年輕導演。

其實,早在導演沙澤勒就讀于哈佛的時候就有《愛樂之城》的構思了,遠比《爆裂鼓手》早多了。“我被告知《愛樂之城》的概念和素材似乎不具有任何商業價值。當時沙澤勒嘗試找制片人,一個朋友把他引薦給福瑞德·伯杰(Fred Berger)和喬丹·霍洛維茨(Jordan Horowitz),給出的制作經費在100萬美元范圍內。于是,影片就一直被擱置著。“許多人都說我們是在試圖拍一部昂貴的‘古董’電影,”霍洛維茨說。沙澤勒被要求將男主角從爵士鋼琴家更換成搖滾樂手,更換復雜的電影序曲,改掉電影故事最后不是大團圓的結局。

最終劇本進入周轉期,心碎的沙澤勒只能轉移制作自己的下一部作品《爆裂鼓手》,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將《愛樂之城》搬到銀幕上。最終,在圣丹斯電影節后,獅門影業和黑標媒體(Black Label Media)決定給予更高的投入,最終,導演以3000萬美元的制作經費,拍攝出了《愛樂之城》。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愛樂之城》故事發生在當代的洛杉磯,寂寥的小演員米婭的志向是女演員兼劇作家,她沉迷老電影明星。她在華納兄弟的片場當咖啡師,經常翹班去試鏡,如果真的接到戲,哪怕再小的角色也會讓她欣喜若狂。

塞巴斯蒂安是一名系絲綢領帶的爵士鋼琴師,對藝術有著近乎潔癖的追求。他想開間俱樂部,但他所癡迷的音 樂更適合 博物館,幾乎沒有人會愿意花錢去聽。為了生存,他違心加入了一支流行爵士樂隊,在尖叫的觀眾面前擺弄音樂合成器。

同樣追求夢想的兩人在這座城市里遇見彼此,在唱唱跳跳中墜入了愛河,相互慰藉扶持,一起追求畢生夢想。但在逐漸達成夢想的同時,藝術與商業、夢想與現實之間的朦朧博弈,令兩人的情感也面臨抉擇和考驗,在經歷了一系列挫折、分歧后,他們彼此鼓勵對方不要放棄夢想。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愛樂之城》不只演員陣容強大,電影團隊對于整體畫面的處理更是細膩,在攝影師Linus Sandgren以及美術設計David Wasco的合作下,為電影創造了極為和諧的構圖。服裝部分邀來2010年憑借《大地驚雷》入圍奧斯卡的服裝設計師Mary Zophres。

Mary Zophres在電影中使用了飽滿的色彩向好萊塢黃金時代致敬,并從過去艾瑪·斯通的造型中尋找靈感,電影中那套亮眼的黃色禮服,Mary Zophres就是參考了她在2014年出席電影《超凡蜘蛛俠2》全球首映的紅毯造型。Mary Zophres表示,《愛樂之城》的戲服量相當龐大,“只是米婭和塞巴斯蒂安兩人的戲服,加起來就多達50套,但導演達米安·沙澤勒的觀點讓我激動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所以即便我的睡眠再少、身體再疲憊,我依然充滿干勁。”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她和導演希望以色彩為媒介傳遞情感,“從工作的第一天開始,我們就不停地從電影一幕一幕的場景中挖掘靈感。我們討論也許某場戲適合以黃色調呈現,而另一場戲的男演員應該以暗色穿搭出場,而旁邊的女演員也會穿著特定色調的服裝。一些不退流行又具質感的打扮,是我們想呈現的風格。”




他們先參考了老電影《瑟堡的雨傘》(The Umbrellas of Cherbourg)和《搖擺樂時代》(Swing Time)的造型。米婭的角色也以傳奇女星朱莉·克里斯蒂(Julie Christie)、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格蕾絲·凱利(Grace Kelly)和凱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為靈感,不過Mary Zophres表示,他們在發想角色造型時,其實并沒有加入太多參考資料,而是直接以米婭和塞巴斯蒂安兩人的世界為出發點.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這是非常直觀的決定,我想好好地展現出這場電影應有的服裝,而不是設法讓角色們看起來很時尚。經典的音樂劇中經?;岢魷中磯嘞恃薇ヂ納?,在我們的電影中也是如此,這不是為了效法過去,而是這些色彩對角色來說,確實最為合適。舉例來說,艾瑪一襲鮮黃色的Atelier Versace禮服的造型在我腦中一直揮散不去,那是一個非常挑人穿的顏色,而艾瑪將它駕馭得非常完美。所以我就向導演提議,雙人舞的部分設計一件茉莉花黃的禮服如何?”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服裝設計師在Jo-Ann布店里找到了一塊具有完美色彩的尼龍布料,”我們在第一次試裝時,艾瑪開始穿著這套禮服不斷轉圈,她很喜歡,我也很喜歡“MaryZophres之后找了彩繪師Rob Phillips將馬蒂斯風格的花朵繪制到禮服上,為這個在美國購物中心就能買到的尼龍增添了訂制風貌。電影中,這件黃禮服也確實令人觀眾印象深刻,Mary Zophres還透漏,”我們甚至為了那件禮服,做了一件同色的內衣。”


Mary Zophres說艾瑪·斯通就是她設計戲服的最佳代言人,”艾瑪真的很可愛,跟她在試衣間試裝時,有很多時候都為我們帶來許多的驚喜,因為她的可塑性太高了 。一開始我們透過明亮豐富的色彩,呈現米婭少女心的一面,后來當她逐漸變得成熟,并將心力投入工作之后,她的服裝彩度也開始降低,最后在她的個人秀上,更以黑白兩色的服裝凸顯她的轉變。接著我們看到五年后的米婭,她還是原來的米婭,只是多了一份世故。”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為了和電影保持一致的調性,艾瑪·斯通多數的戲服大多帶著一點復古風格,而舞蹈時穿著的戲服全都是特別量身訂制,至于她白天的穿著,Mary Zophres希望白天工作的米婭能保持為生活與夢想努力的形象,因為過于高端的服裝似乎已超出一名沒沒無聞的女演員所能負擔的范圍,因此她在Burbank她最愛的古著店Playclothes中,挑了幾件衣服,包含了一件粉紅色的A字裙,搭配從H&M買來的5美元上衣。

Mary Zophres透露,”就連她的咖啡師襯衫,都是參考英格麗·褒曼過去的電影,并以二零到四零年代的風格而打造。在電影試拍的期間,我們為米婭準備了一件和英格麗·褒曼粉色繞頸禮服相似的單品,那是在圣費爾南多谷一間古董衣店發現的禮服,就是即便過了50年,它還是可以繼續穿的經典款式。”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米婭穿著的黑褲是參考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在電影《甜姐兒》(Funny Face)跳著波希米亞舞時的穿著,她第一次與男主塞巴斯蒂安正式約會時穿著的綠色禮服,則是參考朱迪·加蘭(Judy Garland)在《一個明星的誕生》(A Star is Born)的穿著。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在電影后面,米婭身上深藍色的連身裙是出自Jason Wu之手,Mary Zophres表示,”我曾看凱瑟琳·德納芙(Catherine Deneuve)穿過類似禮服的照片,我將那張照片釘在我的黑板上,后來我在Saks Fifth Avenue百貨看到了這件禮服,這場戲穿著從店里買來的禮服似乎是個正確的選擇,因為后來她的生活有了不同的轉變,而這件裙子對她來說是個成熟的選擇。電影最后的白色禮服是我最喜歡的造型,在滿天星斗的襯托下,非常具有好萊塢舞王午后Fred & Ginger的風格。”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米婭在電影中大多數時候配戴的項鏈以及穿著綠色禮服搭配的的綠項鏈、及耳環都是出自洛杉磯設計師Kyle Chan之手,而五年后的米婭配戴的項鏈、戒指和手環則是由紐約高級珠寶設計師MoniquePean設計。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不同于米婭流露的甜美氣質,Mary Zophres認為,優雅氣質的作曲家形象和瑞恩·高斯林飾演的塞巴斯蒂安非常合適。他的戲服幾乎都是量身訂做,”他的造型不必非常時髦,但也不是在路上隨處可見的打扮。塞巴斯蒂安的穿著能讓人感受到他的悉心搭配,不像一般T恤一套就出門的人,他是偏好略帶傳統和正式的合身服裝的男子。”

Mary Zophres為 瑞恩·高斯林設計了”五套襯衫、兩條褲子和三件運動外套”的迷你系列。從他首度出場穿的暗棕色西裝、一身貴族藍的運動外套,以及他在表演時穿的全黑正裝,不難發現Mary Zophres在 瑞恩·高斯林身上也很強調整體色調的運用。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瑞恩·高斯林寬細適中的領帶也是他造型上的低調細節之一,Mary Zophres在一間服裝出租店研究米婭的戲服時,意外的看到掛在牆上的領帶和塞巴斯蒂安的角色十分相襯,”領帶在胸前的位置有些紋路和圖案,正好靠近塞巴斯蒂安心臟那里。這聽起來有點老土,不過我卻認為這就是他領帶應有的風格!而瑞恩·高斯林也是這么認為。他甚至開心的表示,這太棒了!太美了!很多人早就不這么制作領帶了!”可惜的是,電影拍完后,那條備受瑞恩·高斯林喜愛的領帶也必須歸還,不過Mary Zophres最后上了拍賣網站eBay,買了一條看起來頗為相似的領帶回家加工,最后將它作為禮物送給了瑞恩·高斯林。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瑞恩·高斯林在電影中想要讓爵士樂能夠流傳下去,很顯然他是受到了前幾代人的影響,Mary Zophres一開始原本打算讓瑞恩·高斯林穿著她在年代劇里常用的Stacy Adams男鞋,不過當他們開始在服裝部門隔壁排練舞步時,她發現了他們覺得鞋子差強人意,因此她到了西木區(Westwood)的舞蹈用品店Worldtone,重新挑了一雙黑白皮革雙色鞋,
瑞恩·高斯林愛死了,而且也非常適合這個角色,她表示,”那是雖然是40年代的流行鞋款,它似乎為電影帶來了一抹奇妙輕盈的氛圍,還傳達了對生活的熱愛,我很開心那些鞋子出現在電影中,它們代表著塞巴斯蒂安將過往的激情延續到了此刻。”Mary Zophres另外提到,”如果能看到更多男士穿著雙色鞋上街,那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在一場米婭與塞巴斯蒂安坐在公園長椅上的戲中,Mary Zophres注意到了他們原先穿著的鞋子并不相配,而在Mary Zophres的要求下,艾瑪·斯通在格里菲斯公園(Griffith Park)的斜坡上換下高跟鞋,換上了和萊恩葛林斯相配的復古雙色鞋亮相。

對于《愛樂之城》,我服的是用心

對于大陣仗的舞蹈場面,Mary Zophres在意的不只是造型是否恰當,她還將時裝的擺動、皺褶都加入了考慮范圍,除了將服裝的機能性發揮到極致,也為舞蹈畫面更添戲劇性。”Mary的戲服放大了觀眾感官,并完美滲透了電影的每一幕,讓畫面看起來更具美感。”電影制人片Marc Platt表示。
?
天津宣傳片制作公司,天津企業宣傳片制作,天津視頻制作公司,天津影視制作公司,天津三維動畫制作,天津廣告公司,天津宣傳片拍攝制作
天津宣傳片制作公司 天津企業宣傳片制作 天津視頻制作公司 天津影視制作公司 天津三維動畫制作 天津廣告公司 天津宣傳片拍攝制作 西安交大同等學力 Coremail 中量網 無錫印刷 常州婚慶 數字展廳 昆山廣告公司 陜西企業培訓公司 無錫速記 上海房產糾紛 2017年最新股民資源 無錫網站推廣 OMNIA 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 大連UI設計培訓